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辕唐飞将传:章十一·苏柒乙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辕唐飞将传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几年后,陈台研举着铁玫瑰的旗帜重游潭沙,谈道:在那场雪里,我应该狠厉的拒绝苏柒乙,如此,后来的潭沙,至少不会变成浩劫开始的地方

    漫无边际的荒原,刀与剑化作了丛林,枪矛铸成枝干,箭羽聚集成叶子与残支。

    拨开锈迹斑驳的铁屑,露出的大地上是黏凝的血肉,和如同心跳一样规律的震颤。

    当望向天空,乌云后的雷霆震响不决,闪光照亮没有太阳的空间。

    远处的轰鸣逐渐靠近,那是一匹匹战马,和掩盖在金光中的骑士,忽暗忽明间仿佛万千目光汇聚一点。

    陈台研睁开眼,看着错落有致的屋顶。

    他又做了个噩梦。

    明明是个噩梦,但好像身心都已经习惯了,连点冷汗都没出。

    倒是昨夜里的烧起来的炕,现在还有些烫人,不知不觉让他整个人都贴到了墙边。

    林沁睡在正冲着门的另一边,大通铺上能再躺下四个人。

    她早醒了,刚刚盘完头,穿了一宿的金丝软甲被丢在一边,穿着锁子甲,刚刚要将板甲再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醒了正好,过来帮我系护臂,她吐出咬着的绳子,招呼陈台研,心刀,在我旁边。

    陈台研起身,弓着腰走到她身边:至于么,这是莫家,好歹祖上一起滚过刀山的。

    御龙骑当年还一起滚过刀山呢,她白了陈台研一眼,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爹当年怎么教的你。

    陈台研埋头打绳结,压根没看到她白眼,我爹说,一起从刀山上滚下一层皮的人,以后就是比血还亲的同袍,相互之间不言谢、不计金银细短,但要明先死后生,生者互养孤老。

    结果沂山上就我一个生者,没个能养我的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触了不该碰的地方,林沁也不再说话,只看着他的手在那翻着花打结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个军汉的大嗓门:镇外有个书生要见两位大人。

    陈台研应了声,在门口再三犹豫,最后还是拿上了枪。

    记住,在搞清楚莫家和吕鼎泓的关系之前,不要走得太近。林沁披上大袍,左右臂里藏着两柄短剑,含章斜束在背后,腰上还挂着柄长剑。

    她当前推开门,汉子退到一边,跟着两人走下阁楼。

    哪来的书生,这么冷的天怎么非得在太阳都没升起的时候跑这来。林沁走在前面,一手扶着剑,抽出墙边的火把。

    军汉回话道:那个书生似乎也是潭沙附近有头有脸的人物,浊磐家长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浊磐又是谁?

    莫家长的字,我们这些辈一般不敢直称姓名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三人已经到了大路。

    昨夜三更,飘下了雪。

    原本刺骨冷的南方,更是冰入骨髓。

    转过墙角,却是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镇子里穿行的军汉,都已经换上了一身铁甲。

    有的在磨刀,有的在紧弓弦,有的将烧好的热水灌入一个个皮囊,又交给别人去分发。

    当林沁与陈台研走过,那些打铁与绷弦的声音都停了,他们抬起头,给两人让出条有些曲折的道路。

    到了镇门,背后再次开始了喧闹,只听声音仿佛是个天下皆知的名镇,镇子里正招待着四面八方的来客。

    莫庭石看上去已恭候多时,微微斜身,身上的雪落地,他略微点头,又重新与面前的人交流:这位,苏柒乙,附近苏镇的宗家长孙,祖上代代金榜提名。

    这位,铁玫瑰将军。

    《辕唐飞将传》全本免费完结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inolean.com/shumu/guiguai/yuantangfeijiangchuan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辕唐飞将传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